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茶道频道>印记>茶源史记>正文

详谈普洱茶文化的历史发展进程之路

人气3253 作者:chenyu 责任编辑:叶惠芳 来源:一道茶网 2014-08-14 17:07

  【一道茶网 茶文化】茶,发乎于神农,闻于鲁周公,兴于唐,而盛于宋。普洱,是最古老的的产茶之地,悠悠中华史,普洱走过了多少?

  晋朝、南北朝、隋朝三个时期(265年~617年),澜沧江两岸的人工种植茶渐多,据《勐腊县志》载:“曼洒茶山茶树龄在55代以上”推算,实为此历史时期种植的茶林。其后各山引种,扩种成数山的万亩茶园,成为后来的“六大茶山”。在当时,茶叶贸易是封建社会为数不多的经济项目之一,各王朝自然不会撒手茶山的占有,早在唐贞元十年(公元794年),南诏政权不顾千里之遥,于六大茶山所在地易武设置为“利润城”,视茶林为获利润之物,显示了王朝的重视程度。

  唐朝乾符六年(879年),南诏政权在六大茶山至大理的路线点即后来的普洱设置睑治,取名“步日睑”。“睑”为南诏政权的基层行政单位,“步日”字义为跟随太阳起落而行或歇,词意为千里驮茶途中随太阳升落而行或休息的一个起止地点(步日词源待考证)。当时步日睑的南方,即澜沧江外有车里土司管制,江内大片地方为步日睑辖地,自然包括江内的利润城及其六大茶山。步日睑归银生节度(驻景东)管辖。此时步日茶已传至中原,再随文成公主嫁松赞干布而进入西藏。唐朝人樊绰著《蛮书》中记为:“茶出银生城界诸山”,所谓诸山,即后来的六大茶山。由于步日的茶叶品质上乘,解毒散寒,消食去腻等功用被藏族青睐,视其为配置“酥油茶”的极佳配料,从此便越雪山、漂金沙江,过丽江、银生城再至步日,以马匹、乳制品、药材、豆金交换步日的茶叶。这条从西藏过滇西再至步日的道路,人们称为“茶马古道”,沿走至解放初期,随公路出现而消失,至今,普洱当地老人称这条路线为“后路”。南宋人李石著《续博物志》中记为:“西番(西藏)之用普茶,已自唐时”。据清代《普洱府志》记载:“年运吐蕃之茶达三万担”。此时期,为驮运方便,茶商便将收购到的散茶再蒸而紧压为团茶,大者如人头称“人头茶”,小者如牛心,称“牛心茶”。紧团茶千里之遥运西藏,途中经热湿及至寒冷各地段,长日驮运中,团茶内茶多酚促氧化自然发酵,茶叶变黑色,味有陈香,别于其他茶叶,易辨易识,渐为藏区喜爱,长期购卖。

  宋代(960年~1279年),大理政权将南诏时期所设的步日睑改为步日部,先属威楚府,后划归蒙舍镇管辖。此时宋朝与北方金朝连年征战不止,急需战马,大理政权便在步日部设“茶马市场”,以步日部茶叶换得西藏马匹,再将马匹北转与宋朝,换取绵缎珠玩首饰。茶市扩大,促进步日各地茶叶种植加快。据《澜沧县志》称:“班崴大茶树为北宋栽种”。

  元代(1206年~1368年)蒙古铁骑占领云南,将宋代的步日改为普日,在思茅一地设为思么,两地各设“甸”治,于普日加设“普日思么甸司”,辖两甸及南方各地。甸司归属元江路节制。元代中期,普日生产的茶叶随同以食肉、乳为主食的蒙古人西上进入俄国,被俄国作家托尔斯泰写入《战争与和平》。《澜沧县志》称:“有景迈、勐本、芒埂、糯岗、芒景、翁居、翁洼、芒洪等茶园为元代栽种”。

  明朝洪武十六年(1383年),将普日改称为普耳,划归车里军民宣慰使司管辖。万历年间(1572~1620年),李时珍著药典《本草纲目》中记有:“普洱茶出云南普洱”。明代编纂的《云南通志》记有:“车里之普洱,此处产茶”。两书语若同出,一致将普洱一词和普洱茶名固定,此后沿用不衰,至今无变。两名固定时间,比清雍正七年(1729年)成立普洱府早109年以上。很明显,普洱一词是由唐代的步日元代的普日明代万历的普耳演变而来,其他种种说法,应属多释之说。此时期的普洱茶普遍受云南各族人士喜爱,明朝方志学家谢肇淅著《滇略》中将此情况记为:“士庶所用,皆普茶也”。